我眼中的書法藝術家閻景山老師

2019年06月27日 01:25 來源:中國時代藝術網

我和閻景山老師是多年的朋友,在我眼中閻老師就是我的老大哥,更是我們閻氏家族的書法藝術家,相見更感覺到親切,作為多年之交,時常欣賞到他的書法作品,聆聽、感悟他對書法獨特的理解和造詣,總是滿懷崇敬。我從事廣告行業經常和閆老師一家子在一起喝茶聊天,拉家常,言談中我對閻老師有了更深的了解,所以我特別關注我的一家子——閻景山老師。

閻景山老師,1954年生,筆名愚木,別署雙逸堂主、三問齋主。現為中國書法藝術研究院教育委員會理事、中國硬筆書法協會會員、中國楹聯學會書法藝術委員會委員、山西省書協會員、中國黃河草書研究院副院長、中韓書畫藝術交流協會常務副主席。

行走是人類最基本的的生存狀態,無論是身體的漂泊還是精神的游離,我們一直在路上;藝術是人類生存狀態的再現和對未來生存狀態的祈禱,我們所有的藝術創造都是對古今文明的吸納和重組,因而,人生的終極課題無非就是"行走的藝術"和如何"藝術的行走",而行走的范圍就是閻老師的世界。

1954年出生于山西的閻景山,正應了那句"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種地域文化和生命本質的優越在書者閻老師心目中,藝術就和家鄉的黃土地一樣,看起來表面無所事事,其實心靈深處孕育著一種探索生命的未來。

學書難得古意,取法和表現都得圍繞入古來展開,閻老師深愔此道。書之為藝,就在于秉守傳統,下筆有由,難于自出機杼。因而閻老師進行書法創作,直追傳統,以二王入手,不僅僅是臨其形態,更著意于悟其精神,力爭在同質的情景下再現筆勁的快意。同時,他還非常重基礎,重學養,在書法方面的造詣才能展現的多元化,精通真草隸篆,融通各種書體間得相互滲化鑄翰,他將碑帖的筆法巧妙地融入了其他書體,使得筆下線條更加簡古凝練,較之以傳統書法家,閻老師有所不同的是,能夠博采眾長,勤奮砥礪。

當今,習書人如北宋書法大家黃庭堅書法創作要求那樣:“士大夫下筆,須使有數萬卷書氣象,始無俗態”者少之又少,臨帖浮躁朝令夕改,一山還望一山高,淺嘗輒止,急于騰籠換鳥者眾。深諳“數萬卷書氣象”,要取決于一個人的知識學問與積累,書家的思想境界、精神氣質,是豐富閱歷的自然流露。這就是一位鑄就書法“書卷氣”的書法家——我的閻景山老師。

初觀其書法創作,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作品的直接性,是直接抒寫一種質樸寬厚的情懷,而這種自然樸素正是現代社會最應被人們看重的審美理想,于身邊事物中尋覓美,發現美,繼而提煉,書法于他,就像農民眼中的土地,貴重,珍愛,不可割舍,因此,閻老師的書法創作沒有匠氣,更加輕盈且充滿張力,內斂飽含深情,飛揚又恪守職業,靈性和靈魂在他的筆端相互撞擊,展示給讀者洋溢著泥土氣息的自然畫卷,這就是大自然樸素孕育下的藝術追求者。

書法中的點線和筆畫間的組合,不但是構成藝術形象的基本元素,而且是重要的具有獨立審美價值的欣賞對象。每一個時代都有每一個時代的審美標準,追求自然美,時代美,始終都是藝術的終極目標。

閻老師以現代身軀,傳承書法藝術的繼承,古拙而生動的書體,與自己生命融合起來,傳播開去,并得到了各地書家與受眾的肯定,本身就是文化的力量,更是民族文化基因的使然。而閻老師已至花甲,耳順之年暗含著藝術的厚重_文化的感染力,雖有審美變遷的疑惑,甚至"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尷尬,但從審美和文化推廣普及上,依然有著"功夫在字外"的努力,其實,這就是書法家與當代社會對接的普遍問題了。

盡管文化與社會融合任重道遠,但閻老師書法蘊含的力量,無不是口頭的一句空話。1995年初建"景山書法藝術工作室",2000年繼而創辦"景山書法藝術學校",課徒授業二十三年,一幅幅作品無一不是一筆一劃,而終于一筆一劃,期間發出的筆筆總能讓人感受到內心充實的欣慰之感,這也是閻老師在書法藝術追求的道路上帶來的人生境界的綜合體驗。

生活還需幾多遐思,對于藝術,閻老師有著獨立的自覺的藝術追求。

縱觀中國書法藝術,歷來有多種表達形式,進而決定其藝術風格也是多種多樣的。 "楷能讓人心若止水,草能讓人豪情滿懷",閻老師的書作,神高意遠,令人賞心悅目,這正是他"不忘初心,堅持自己的書法理想,從而在書法中獲得的人生意義"。凡作書者,必先博覽群書,兼通詩文,起意方能長衣臨風,運筆才可渾厚華滋。意趣者,掌書法之靈動;情操者,舉書法之風骨;學識者,養書法之厚重;修養者,操書法之久遠,情感者,納書法之韻味”,從閻老師的字里行間,筆者于獨處時讀出了真——在萬千的社會浪潮中,閻老師以間濃間淡之筆觸,書寫胸中之情懷。

從近年的作品可以看出,閻老師以籀篆筆意寫行草書是時下追求的最大成功,用筆豪邁粗狂,蒼涼的飛白仿佛訴說歲月的侵蝕,筆墨的濃淡干濕顯示著其個人情感和參悟,寫出了簡潔中的厚重,瀟灑中的蒼涼,與時俱進的古樸典雅。書之妙道,就是寫性情,寫涵養,寫豐富的大自然,寫變化多姿得萬物景象,閻老師就是追求這樣的效果,用線條來啟迪人們的心靈。

閻老師是當今書壇名家,作為老一輩讀書人,心之所求,皆為風雅之事,其行草應用廣泛,以脫俗的筆法、墨法和章法,讓人感到無窮的藝術魅力。其作品法古賢之深意,貴神韻之妙趣,得乎心,應于手,蔚然大家風采。有人評價說,閻老師的書法作品行云流水,渾厚蒼勁,剛柔并濟,收放自如,浩然挺拔,點線面的組合自然天成。閻老師則表示,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書法藝術就是應當追求自然書寫這一性質。

從細節看,閻老師的書法氣勢平穩,姿態一致,于無心中灌注了無限生機,察其色其形,濃淡枯濕都是相互和諧的。其在其書作里,映照于"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的詩句,相應于此,君子處世,應像天一樣自我力求進步,剛毅堅卓,發憤圖強,大地的氣勢般厚實和順,應增強美德,容載萬物,從中不難窺見書者閻老師才情學養之表達,超然物外和追求現實的統一,其理當高,理高方立宗旨,法身則當明。

閻老師書通五體,尤擅小楷與行、草。在當今書壇有此靜氣的書家太稀有了,越是稀有越是鳯花鱗角。小楷書法在古代被認為是書法的基本功法,所謂工書者,不精小楷不能稱為書法家!近觀閻先生小楷,勁如鐵又軟如棉,圓中見規,方中有矩,細如纖發處一絲不茍,中宮密實而周邊奔放伸展,形美而不失質樸,氣暢而不浮華,正可謂氣沉力雄,大氣磅礴!確有傲視群雄,唯我其誰之感!彩筆落款更是錦上添花,恰到好處!意在筆先!猶如一股潺潺溪流自然流淌,沁人心脾,細雨綿綿,潤物無聲。遠觀閻先生小楷如夢如幻,如癡如醉,如嫦娥仙子飄飄而至,又如妙齡少女翩翩起舞,夢幻之中能聞得見少女的體香,讓人呯然心動!這就是書法藝術的魅力所在!觀閻先生草書:用筆老辣果敢,遲速相見,剛柔并濟!筆到暢懷時不拘小節,狂放不羈!。(真正藝術家范)線條若"飛鳥飛林,驚蛇入草"。布白若飛花散雪,驚濤駭浪!正文立勢奇險,行筆有音律之美,俯仰回旋之間又現舞蹈之美,藝術美和形象美交替配合。正如古人所說:"草書要有氣勢,氣須熟中來,有氣則有勢"。人不可貌相,閻老師外相,溫文爾雅,書卷氣十足,觀其書作,胸中似有黃河咆哮,萬馬奔騰!大將軍排兵布陣之能,又有懷素同工之妙!沒有大胸懷,大氣象難得此法。

高超的藝術水準,嚴謹的藝術態度,務實的品質,謙虛的性格……要想給閻老師來一個全面的肖像畫是不容易的。不經意間,懶腰一伸,窗外漫天飛舞的雪花,無拘無束,飄飄灑灑,點、線、劃自成一體。似筆下龍蛇,開闔縱橫;似筆興正濃,行云流水。咦!這不正是閻老師書法作品的寫意嗎?

景留心底皆言美,山在眼前不畏高。藝術是無止境的,追求是無止境的,作為一個潛心修道、厚積薄發的知名書法家,我相信我的一家子閻景山老師在以后的道路上會拿出更多更好的藝術精品,為社會和后人留下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

1995年建立“景山書法藝術工作室”,2000年創辦“景山書法藝術學校”,課徒授業二十三年,桃李滿門,新秀競起。2002年中國書法藝術研究院教育委員會授于全國“百佳書法教師”稱號。出版有《閻景山書法集》、《閻景山小字作品》、《閻景山書法藝術》。央視網、人民網、中國網、新華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等百余家主流媒體先后專題報道,中央電視臺《魅力故鄉》欄目做了專訪報道。

我贊賞我的一家子閻景山老師的書法藝術作品,更贊賞他為家鄉培養了3000余名書法學子,他講課的風格,他面對不同層次的書法愛好者,講技法,講理論,講實踐,講藝術,講做人,講處世,深入淺出,觸類旁通,他靈活生動的講課風格,深受大家喜愛。(閻亞平)

編輯:華夏快訊網

主辦單位:華夏快訊網 信箱: [email protected]
本站資源除注明來源"華夏快訊網"外均來自互聯網或網友發布,數據僅供參考,如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或糾正,本站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豫ICP備17034018號-1

六肖中特